閒茶一兩,可解鄉愁萬鈞

  自詡喝過很多茶種,一日飯局,卻從長輩面前聽過一種,名曰:乾烘。

  「乾烘」這個詞,乍一聽,好像是一位不修邊幅的先生,洗頭不用洗髮水,乾過水,那叫一個澀,還有一種感覺,讓我想起童年的炒麵,麵粉放在鍋裏炒熟,然後,放在嘴裏,用口水攪拌,那叫一種乾澀的香。

  當然,這一切,只是我還沒喝到乾烘的感覺。為了喝到這種茶,我從網店裏找到一個口碑相當不錯的,一問價格,還十分便宜,他極力給我推薦,自己是山東萊蕪人,是地道的萊蕪茶,平常萊蕪人都是招待客人或者是過春節的時候才能喝到這種茶。可以說,每一個萊蕪人心中都藏着一杯乾烘。

  我查過資料,乾烘這種茶最早是在六安、霍山一帶種植,和六安瓜片、霍山黃芽屬於同族,六安瓜片和霍山黃芽用的是嫩葉,而乾烘連葉帶梗一起炒製,且炒製方法不同,乾烘沒有經過揉搓,直接炒乾,這種茶喝起來,味道與瓜片、黃芽有明顯不同,瓜片清香撲鼻,似少女,這種茶酣暢淋漓,有種少婦的感覺。或者說,瓜片是清麗的小令,而乾烘就是滄桑的元曲,有一種歲月的酣暢感在裏面。

  我從網店買來喝,果真如此,一杯茶,顏色並不好看,沒有好賣相,卻有好味道,聞上去就有一股飽含厚度的香,喝起來,去油解膩,配我們當地的羊肉湯,作為餐後茶品,別有一番風味,因此,也屬於養胃的佳茗。

  後來,我去山東,和山東文友聊起「乾烘」。文友曾客居福建多年,在那裏做藥材生意,喝遍了福建的鐵觀音、安吉白茶等,他始終覺得,自己內心還是捨棄不了乾烘。因此,常常讓家鄉人快遞給他,有時候,燒菜的時候,也放上一小撮,說是這樣,就吃出了家鄉的味道。一種茶,解釋萬鈞鄉愁,這樣的老乾烘,還裹挾了濃濃的故鄉情結在裏面。

  老乾烘,屬於半發酵茶,許多人冬夏都喝,尤其是老年人,一把粗糲的老茶壺,經年泡着類似於乾烘的老茶,泡得久了,即便不放茶葉,開水沖入,仍有滾滾茶香,似是面對萬畝茶園。老茶壺,老茶,老者,都能給人一種閒適感。

  這幾日,連綿陰雨,我常常對窗端起一杯乾烘老茶,望着窗外被雨水洗得墨綠的花草,聽着雨落屋簷的聲響,我似乎聽到故鄉塘裏的陣陣蛙鳴。/ 李丹崖

應用推薦App
網站優選Web
  • 6PM

    6PM

    美國亞馬遜旗下輕奢網站SHOPBOP

  • NET-A-PORTER

    NET-A-PORTER

    來自英國的時尚奢侈品電商。超過450個國際設計師大牌,官方授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