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澳,請你留住!

  大澳是香港現存的少數漁村之一,有“東方威尼斯”的美譽。

  1880年,也就是一百三十年前了,一位姓鄭的深圳青年,攀山涉水來到香港大澳漁村定居,並在定居后不久,在大澳涌邊開創蝦醬工場。那是一座兩層的小棚屋,地下前門為小店,后面用作加工場,上層為居室。鄭姓青年每日收購漁民撈捕的銀蝦,用為制作蝦醬與蝦膏的材料……

  這一則史實,記載了大澳漁民捕魚以外,進而發展漁業加工,蝦醬由此成為當地居民經濟活動的一部分,當我在大澳買一瓶蝦醬拿到手中,感到分量不輕,瓶里載的是大澳歷史文化底蘊的沉積。


  陽光美艷的下午來到大澳,在村邊巴士總站下車,右邊是從前的一塊鹽田,曾經相識——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我在此處看鹽工扒鹽,感覺新奇,拍下照片。如今鹽田夷為平地,大澳鹽業已成歷史被遺忘了。在進入市內的路口,隱約嗅到一陣蝦醬味,靠涌邊走,見空地擺了許多圓形的平底籮筐,載滿殷紅的物料。

  不知是那家醬料工場曬的蝦醬,竊喜這門碩果僅存的行業延續生命。

  鄭家的百年老號,依然在石板老街靠涌的一邊,前店后廠,樓上居住,還是舊模樣,歲月如流水東去,老店轉到第三代手上,他像說故事談起爺爺由深圳來到大澳,辛勞創下家業,臉上流露敬意。

  他有他第三代的故事:三歲跟隨父親出入工場,學着將銀蝦搗成漿,鋪到平底籮筐,漸漸懂得曬醬的程序,掌握陰晴的處理方法,儼然是父親身邊一名小工。別人的三歲孩子,少不更事,投入母親懷里,他卻已然學做小當家。同時,他的身上,還記錄了大澳漁村兒童的生活狀況——直至五十年代第一家漁民學校成立,漁民子弟才有受教育機會。他長至少年時,不甘屈居漁村,想要“城市夢想”,對父親說要出香港做工。父親默默沒語,內心卻是矛盾的,為孩子檢了幾件合適“中環人”穿的衣服,將孩子送到碼頭,目送由大澳開往中環的渡輪遠去。

  七十年代后期,蝦醬業處於全盛時期,大澳蝦醬廠短短幾年增至十家,專為醬廠撈捕銀蝦的蝦艇逾六十艘,每日聚于海面作業,場面壯觀。蝦艇來去頻繁,一時出海,一時滿載漁獲紛紛駛返碼頭,輪候着賣給廠家。蝦醬工場忙于收貨,門前喧鬧,漁村呈現經濟繁榮。漁民出售銀蝦換來的現鈔,添置家具、雪櫃、電視機,貫通村市的石板街村人熙來攘往,呈現一片熱鬧景象。此時,離島長洲、坪洲、馬灣、南丫島的蝦醬制造業也同時興起,只長洲一處,便有蝦艇三十艘每天出海網銀蝦,供應本島制醬工場。

  鄭家老店此時出現前所未有的興旺,雖然多了不少同業競爭,但各家都不愁生意,鄭店接收的訂單多至做不歇手。一九七九年鄭家父親急于要兒子回大澳合力打理家族生意。於是,這位第三代傳人收拾行李,結束市區內的工作,回漁村協助打理祖業。從此一心一意地傳承祖輩家業,再沒有改行打算。

  他憶述大澳蝦醬行業出現鼎盛環境因素,在於八十年代初出現移民潮,過百萬港人紛紛移居美加。人在異鄉,許多飲食習慣沒法改變,有時想吃鳳梨油,有時記起深井燒鵝滋味可口,酒樓點心:蝦醬鮮魷、蝦醬炒瓮菜以及美味的住家菜蝦醬蒸豬肉等亦都令不少人懷念不已。唐人街的華人商店,知道蝦醬有大量需求,紛紛致電香港訂貨,家族老店一時訂單涌到,生意滔滔,以至蝦醬、蝦膏每年產量達六十噸。

  時至今日,蝦醬、蝦膏的全盛期過去,鄭家第三代傳人仍撐住家業,說要“保住祖先的心血”,怎樣困難也要保持優質出品,選用最好的銀蝦作材料。

  大澳得天獨厚,盛產一種銀白色小蝦,僅一至兩厘米長,漁民稱為銀蝦。銀蝦汛期每年農曆五月至九月,亦是漁民撈捕銀蝦最好時機,分為日捕與夜捕。夜捕時,漁民晚間七時至八時出海,通宵作業,翌日四至五時天尚未亮回程。日捕時需要將漁網沉到海底,起網時銀蝦與沙泥一並拖上艇,因此日捕的銀蝦摻入雜質,制成蝦醬品質不及夜捕,故而漁民以夜捕為主。銀蝦汛期的日子,一艘蝦艇每日可捕五至六百斤,多至千斤。  

  如今,銀蝦嚴重減產,大澳蝦醬業也面臨貨源供應不足的問題,需向內地漁民購入。大澳百年傳統經濟三大支柱:鹽田、黃花魚、蝦醬,現在只余下蝦醬業仍在極力支撐。

  大澳是本港最典型漁村,沉積着漁區歷史文化,以捕漁業與魚類加工為主的百年經濟活動,以及漁民為主體的社會生活狀況,是一份珍貴社會遺產,現存的一事一物,帶有物質及非物質文物性質,有價值的須及早保護,以保存一個具歷史性的接近原貌的古漁村。

  (以上圖片均來自於網絡)

應用推薦App
網站優選Web
  • 6PM

    6PM

    美國亞馬遜旗下輕奢網站SHOPBOP

  • NET-A-PORTER

    NET-A-PORTER

    來自英國的時尚奢侈品電商。超過450個國際設計師大牌,官方授權。

樂享生活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