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南非桌山看雲捲雲舒


桌山頂上,氣象萬千。

  去過南非的人都說,南非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,但又是治安奇差之域。一直糾結,想去未去,喜歡自由行,但太冒險式的旅行,已經不適合我們這個年齡段了……終於,踏足南非再不是遙不可及的夢。

  某日,內子指着屏幕上的旅遊廣告大喊:南非八天團包簽證,5999元(人民幣,下同),便宜啊!致電旅行社查詢,是淡季清貨,沒有貓膩,持香港特區護照加收1000元,免簽證退480元,計起來還是划算,跟團,安全有一定保障,報名!

  深圳蛇口碼頭集合,飛航船直達香港機場碼頭,簡單快捷。乘搭南非航空,午夜起飛,十三個小時後抵達約翰內斯堡機場,當地時間早上七時,與香港時差六小時。

  下機後,跟大隊一起走中國旅行團專用通道,過關十分嚴格,前面的團友被要求十隻指頭反覆摁,拍照,問話,每個人耗時約十分鐘。輪到我時,移民官看了一下我的護照,然後指着另外的通道說:香港人從那邊走。不用兩分鐘就過關了,弄不清是什麼原因。入境後等了大半個鐘,團友們才全部過關。

  當年跑遠洋輪時,數次途經南非的好望角水域。那時候,蘇彝士運河被封鎖,所有從亞洲去歐洲的船隻必須繞經非洲,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是必經之地。船隻經過時,必引來許多海鷗緊隨船尾覓食。記得當時,那些水手偷偷背着船長,用長長的鋼絲串住大塊肥豬肉拖在船尾,海浪滾起,肥肉浮上水面,吸引海鷗。上釣的海鷗被拖到甲板上,這些大鳥體形非常龐大,需合數人之力才能成功把牠控制。年長的水手用藥材加海鷗肉煲湯,據說有壯腰補腎之效,年輕人喝了,翌日便會流鼻血。


觀光船上遠眺海豹島。

  移民政策埋隱患

  那年代,仍然是白人執政的南非,屬於發達國家,由於布爾白人實行種族隔離政策,受到國際社會嚴厲制裁。最終於一九九○年解除隔離,釋放曼德拉,實行民族和解。一九九四年,曼德拉成為首位黑人總統,上任後,施行一系列新政。

  新政府規定各行各業,不論職位高低,必須僱用一定比例的黑人。由於黑人一般學歷較低,缺乏技能,在某些重要崗位上力不從心,而很多白人僱員,因黑人政府的排擠,紛紛離去,到別國謀生,導致各個領域出現人才危機。南非新政府在移民方面實行開放政策,鄰國的難民大量湧入,加上本國經濟下滑,失業人數倍增,影響了治安。近年,中國遊客被認為是有錢人,更需要小心提防賊人。

  出發前開會,領隊鄭重聲明,南非治安不靖,所有團友必須全程跟隨大隊,不可離團,否則一切後果自負。

  離開機場,接待我們的旅遊巴直奔太陽城,一個集賭博、高爾夫球、浴場、購物於一體的娛樂中心。導遊另外安排參觀野生動物園,付費項目,乘坐開篷吉普車,每人100美元。我和內子選擇城內觀光拍照,並在找換店兌換南非貨幣,100美元兌1457蘭特(RAND),同時體驗了南非人的超慢生活,換那麼一點錢,足足花了二十五分鐘。

  約翰內斯堡是南非最大城市,也是經濟中心,它原來是一個採礦站,一八八六年隨着金礦的發現和開採,發展為城市。近年,大量外來人員湧到這裏「尋金」,變得人口複雜,成為南非治安最差的城市。

  在約翰內斯堡的第二天,遊覽了市政廳、教堂中心廣場、先民紀念館、古希臘建築的聯合大廈,全部車上觀光,導遊以安全為由,不讓下車,只有世界杯比賽場館,落車在外圍參觀半小時。沿途也看到貧民區,一大片密密麻麻如鴿子籠的鐵皮屋,沒有窗口,只有一扇小門,屋內沒有水電設施,只有公用水龍頭,婦人小孩無所事事的坐在門口,四處張望。很難想像他們如何度過炎熱的暑天。

  市內的辦公樓或民居大都高牆鐵網,商場多有持槍的保安守衛,路邊有三五成群的黑人。

  約翰內斯堡的夜晚是怎樣的?不知道!反正沒有身歷其境,不能印證。


好望角海浪滔天。

  開普敦兼容多姿

  從約翰內斯堡乘內陸機到南部的開普敦,航程約兩小時十分。

  西瀕大西洋、南臨印度洋、背山面海的開普敦,一年四季陽光明媚,氣候宜人,是南非第二大城市、立法首都。

  開普敦的治安明顯比約翰內斯堡好,這裏很少高牆鐵網,白人較多,旅遊車所經之處看不見貧民窟。開普敦是歐洲殖民時期最早登陸非洲的地點,是當年的「海上客棧」,供來往船隻作為休息及補給站。世界各地的船員和冒險家帶來不同的文化,形成開普敦多姿多彩的風貌。大街小巷,處處滿眼葱翠,鳥語花香,不愧是世界著名旅遊城市。令人驚嘆的是,非常現代化的建設,卻絲毫不影響對自然環境的保護。

  桌山,因其山頂形狀如巨大的長方形桌面般平坦而得名,海拔1087米,是開普敦乃至南非的地標。每逢夏季,挾大量水氣的東南風突然被桌山擋住,在山頂的冷空氣作用下,凝結成翻捲升騰的雲團,像一層白布鋪在山頂上,蔚為奇觀,當地人想像為上帝在餐桌上用餐了。

  登桌山,還要講點運氣,不是說上就上,天氣不好,例如颳風、下雨,唯一的纜車便停止開放。有些攀岩人士從別的路徑上山,但必須具備勇氣、體力、有關知識和冒險精神。

  在酒店吃過早餐,導遊不能肯定能否上山,因為有厚厚的雲層,她帶我們先參觀法國小鎮,然後在維多利亞碼頭自由活動、用餐,等候消息。當我們在海邊飯店自費吃生蠔時,導遊通知下午纜車開放了。抬頭望,雲層漸漸散去,藍天展現,心情一陣激動,感恩老天爺的眷顧。


旋轉360度的纜車向桌山山頂移動。

  一次可乘載六十人的大型纜車,緩緩向山頂移動,360度自動旋轉,讓所有乘客都有平等機會看到外面景物,非常人性化的設計。步出纜車門,好像推開上帝之門,這是上帝用餐的地方啊。

  廣闊平坦、一望無際的桌面展現眼前,桌邊白雲飛舞,桌面偶然凸出的岩石和灌木,似是為上帝準備的麵食點心。安靜的遊人,沒有呼喊叫嚷,沒有在岩石上加工「到此一遊」,都默默地在欣賞、享受,這是對大自然的尊敬和愛。

  登上山頂,開普敦市、桌灣、維多利亞港、信號山、獅頭峰和曾經囚禁曼德拉的羅本島等,盡收眼簾,海天一色,氣象萬千。


上到桌山,開普敦市在我腳下。

  站在懸崖邊上,極目遠眺,閒雲散霧飛舞,平靜碧綠的海面,形成強烈的對比,像一幅未完成的名畫。冷風不斷從耳邊嗖嗖掠過,似一串串美妙的音符。我在想,上帝用餐的時候,會不會像凡人一樣,一邊享用美食,一邊欣賞美景……沉思的我被一隻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岩兔驚破,正想舉起相機拍攝,頑皮的小傢伙向我眨眨眼便迅速跑開了。

  下山時,回頭望過去,雲霧漸漸上升,慢慢地將山頂掩蓋了,我們為自己的幸運感恩。


在維多利亞碼頭可見到遠處的桌山。

  桌山是開普敦無處不在的景點,無論在市內任何一個角落,抬頭一望,都看到它。桌山的壯美,離開南非幾個月,依然深深印在我的腦海,無法擺脫,似乎被它征服了。曾經被許多自然界的美景感動過,像對桌山這樣的奇妙感覺,卻從未有過。

  到過桌山,附近的信號山只是巡例到此一遊罷了。

  好望角是旅遊南非的另一個重要景點,是大西洋和印度洋的分界線。好望角的海邊,成千上萬的海鷗,咆哮的海浪,極為壯觀,身臨此境,讓人心潮澎湃。好望角寓意美好願望之地,最初卻被稱為「風暴角」,可能令人,特別是航海者,聽來不吉利,後來改叫「好望角」。這裏的海浪出名的大,風和日麗尚且如此,天氣惡劣之時,據說翻起的巨浪達二十米高。


斑點企鵝自得其樂。

  彩虹國度盼成真

  開普敦與好望角之間,有一個寧靜的西蒙鎮,這個小鎮的海灘,棲息着南非特有的企鵝品種─斑點企鵝。據說在一九八二年,當地漁民在海邊發現兩對斑點企鵝,在政府和動物保護組織以及當地居民大力保護下,經過三十多年的繁衍,目前已有超過三千隻企鵝。海灘已成為一個旅遊景點,一條長長的木橋一直伸到水邊,可近距離觀賞這些可愛的小動物。遊人都很有教養,縱使偶有小企鵝跳上木橋,也不會有人去觸摸或餵食,人畜和諧共處。

  沿着西線前往豪特灣看海豹,沿途景色美不勝收,彩花、綠草、藍天、白雲、碧海、別致的房子,一切都是那麼和諧美麗。

  豪特灣曾經是南非最早的漁市場。我們從這裏乘船出海,有點風浪,觀光船搖擺不定,船到海豹島附近海面停下來,沒有了動力,船身搖得更厲害,有遊客差點把相機掉到水裏去。露出海面的一組長形礁石上,聚集數以千計的海豹,非常壯觀。船上的人拚命搶位拍照,懶洋洋的海豹冷眼看着這些奇怪的人類,究竟誰在觀看誰,搞不清楚。參觀工藝品店後,在市內一家唐人餐館吃飯,鄰桌團友加錢吃鮑魚和生蠔,算起來比香港便宜,且更新鮮。


南非生蠔大件兼好吃。

  南非是世界六大葡萄酒產區之一,開普敦的紅葡萄酒風靡全球,可惜這團沒有把酒莊包括在行程內,緣慳一面。

  在南非最後一個晚上,大家認為開普敦的治安沒有約翰內斯堡那麼糟糕,於是,團友聯群結隊到附近超市購物。路上還是有黑人死纏爛打討錢,導遊叮囑過,千萬不要心軟,否則其他乞丐就會蜂擁而上。最終,那個黑人沒趣地走開了。

  南非被稱為「彩虹之國」,寓意美麗如彩虹之外,更深的意思是不同種族的人,和平共處在這個美麗的國家裏。白人統治南非三百多年,黑人執政才二十多年,目前狀況不如理想,不代表永遠,將來的南非會怎樣,誰也說不準。任何事物的轉變總得有個過程,或者應該相信,南非的明天會更好。(鄧鉅川 文、圖)

應用推薦App
網站優選Web
  • 6PM

    6PM

    美國亞馬遜旗下輕奢網站SHOPBOP

  • NET-A-PORTER

    NET-A-PORTER

    來自英國的時尚奢侈品電商。超過450個國際設計師大牌,官方授權。